清代发布最严厉禁娼令甚至动用斩决株连 为何依旧“娼”盛

2016-09-03 14:15:21 作者:admin 栏目:未知

2846037_143623002_2.jpg清代是中国历史上娼妓最为繁盛的时代,也是禁娼法律规定最为严厉的一个时代。从法律和政策层面上看,与禁赌政策不同的是,清代的禁赌政策一以贯之,虽然从来就没有被严格地执行,但制度上严禁的态度是不变的,而禁娼政策却经历了一个由驰到禁,再由禁到驰的流变。


 


 

清代是历史上娼妓最为繁盛的时代,除了普通意义上的妓院青楼外,清代也有一些有特点的娼妓:


 

官妓:官妓与礼乐制度有关。清初从京城到各地均曾有官妓存在,清?李斗《扬州画舫录》卷9:“国初官妓,谓之乐户”,“郡中城内,重城妓馆,每夕燃灯数万,粉黛绮罗甲天下。”到康熙时,基本废除。


 

船妓:船妓既有以船为家,并以船为其营业场所的,也有坊院娼妓在船上娱乐客人,形成一种地方特色的娼妓种类的。清代此类船妓极盛,沿海地区如广东、福建等 地皆有之,内地如南京、扬州等地,也极负盛名,为清代妓女之一大宗。如清?赵翼《檐曝杂记》卷4所载:“广州珠江蜑船不下七、八千,皆以脂粉为生计,猝难 禁也”。


 

家妓:多半是艺妓之属,是大户人家养来用于娱乐的,如招待客人时唱戏陪酒,节庆时,自家人唱戏娱乐等。如“康熙初,如皋冒辟疆襄,家有园亭声伎之盛。歌者 杨枝,态极妍媚,名士题赠盈轴”(清?金埴《不下带编》卷4)。名士李渔亦蓄家妓:“乔复生、王再来者,李笠翁所蓄家妓也”,李氏并将家妓视为“韵友” (徐珂:《清稗类钞》第11册《娼妓类》,以下所引资料出自本书者不再一一注明)。一些地方民间的“赶店”之俗,从性质上来看,应该是属于私妓的一种,但 又比较特殊,它不同于一般妓院、青楼,实际只是交通要道之地,以家中年轻妇女招待过往行人的一种作法。清?陈其元《庸闲斋笔记》卷10 :“江苏清河县北四十里,有镇名徐家溜,为海沐往来通衢。附近莠民,每以年少妇女伴宿行人,名曰‘赶店’,即北方茌平、腰站等处之恶习也。”


 

梨园色艺:梨园,为人们对戏班的一种通称,但在清代,其与娼妓业也有一定关联。清代戏曲颇盛,唱戏的女伶,也容易成为富豪权贵们追逐的对象,有一些本身也 兼事淫业,成为娼妓中的一种。不过其间风流浪漫的内容又多于一般青楼妓馆。《檐曝杂记》卷4:“京师梨园中有色艺者,士大夫往往与相狎。庚午、辛未间,庆 成班有方俊官,颇韶靓,为吾乡庄本淳舍人所昵。本淳旋得大魁。后宝和班有李桂官者,亦波峭可喜。毕秋帆舍人狎之,亦得修撰。故方、李皆有状元夫人之目,余 皆识之。二人故不俗,亦不徒以色艺称也。”乾隆帝南巡时也曾与梨园名角有过交往,传为风流佳话。《清稗类钞?娼妓类》:“高宗南巡至清江,曾召女伶昭容, 旋以钿车锦幰送扬州。……又有雪如者,高宗尝以手抚其肩,雪如乃于肩上绣小龙,以彰其宠。”晚清时期,京师以“某班”相称的妓馆,不事戏剧,专营妓业,则 不在此列。


 

“近代商埠与租界的“洋娼”:近代通商开埠以后,一些商埠地方及租界中,也有许多外国来的娼妓,成为中国娼妓的一个种类,既适应了在华外国人的需要,也成 为中国士大夫醉生梦死的一个新去处。洋娼以上海最盛,各口岸租界中所在多有,《庸闲斋笔记》卷10载:“乃自同治纪元后,外国妓女亦泛海而来,骚首弄姿, 目挑心招,以分华娼缠头之利。于是中外一家,远近裙屐冶游之士,均以夷场为选胜之地。”“夷夏猱杂,人众猥多。富商大贾及五方游手之人,群聚州处。娼寮妓馆,趍风骈集,列屋而居,倚洋人为护符,吏不敢呵,官不得诘,日盛一日,几于花天酒地矣。”《清稗类钞》载,晚清时即京城之地,也出现了“洋娼”:“自光 绪辛丑和议以后,京师禁令大开,东单牌楼二条胡同第一楼者,初为日本娼寮所在,马樱花下,人影憧憧。继而改为西娼,门前遂渐冷落。”

评论代码位置(推荐多说评论)